国内新闻

习近平看望四川凉山群合一亚洲报众:脱贫攻坚战一定能够

  新华社成都2月14日电 题:“脱贫攻坚战一定能够打好打赢”——记习近平总书记看望四川凉山地区群众并主持召开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座谈会

  新华社记者霍小光  人民日报记者杜尚泽

  透过飞机舷窗,绵延起伏的大凉山尽收眼底。祖国西南这片热土,曾闪耀长征的精神火把,曾实现“一步跨千年”的社会变迁。如今,在新时代脱贫攻坚战中,正经历着翻天覆地的历史性变革。

  到凉山来,了却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一桩心愿:

  一年前,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四川代表团审议,习近平总书记向来自凉山州的代表了解彝区脱贫攻坚进展情况。总书记说,全国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我绝大多数去过了,还没有走到的吕梁和凉山会尽快去。

  那之后不久,2017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深入到山西吕梁山区考察调研。

  山高路远,千里迢迢。这一次,习近平总书记特意把凉山之行安排在党的十九大之后、春节前夕,既作为考察脱贫攻坚的第一站,又作为春节慰问的重要活动。从西昌出发前往大凉山腹地,乘车往返4个多小时,走到最贫困的地方。总书记用脚步践行走遍全国所有深度贫困地区的承诺。

  风雨兼程,人民至上。考察期间,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座谈会,为打赢深度贫困地区脱贫坚中之坚的硬仗把脉定向,强调提高脱贫质量,聚焦深贫地区,扎扎实实把脱贫攻坚战推向前进。

  “我一直牵挂着彝族群众”

  入冬以来,凉山地区连续降雪,气温骤低,高山上的树木挂满晶莹的雾凇。

  2月11日清晨,习近平总书记乘坐的车辆沿着307省道向大凉山驶去。70多公里的盘山公路,坡陡弯急,车行近2个小时。

  一路上,习近平总书记向四川省负责同志详细了解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和脱贫攻坚的情况。

  翻过一座海拔3200米的山峰,汽车驶离省道,沿着蜿蜒崎岖的山间小路,开进大山深处,驶向昭觉县三岔河乡三河村。这段几公里的山路,习近平总书记乘坐的车辆颠簸摇晃了20多分钟。

  三河村,典型的彝族村落。地处海拔2500米的山梁之上。家家户户的院墙和房屋都用泥土垒成,一道道裂缝让人揪心。唯有去年才铺好的一条石板路,让人觉得是村里唯一结实的设施。

  习近平总书记步行走进村子,沿着一段上坡路,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一户人家。

  习近平总书记弯腰,经过低矮的院门。

  院门,就是在土墙上开的一个门洞,一根木头担在两个立柱上作为过梁,门扇由几块木板拼接而成。

  主人吉好也求和妻子马海子呷都不到40岁。他们带着4个孩子,笑逐颜开地迎了上来。孩子们雀跃着,齐声向习爷爷问好。

  习近平总书记抚摸着孩子们可爱的小脸蛋,问他们几岁了,叫什么名字。孩子们用普通话一一作答。

  习近平总书记察看了院子里的鸡笼、猪舍。仔细阅看挂在门口的贫困户帮扶联系卡,了解一家人的基本情况、致贫原因、发展需求和帮扶措施。

  屋里的陈设非常简陋,墙面地面裸露着黄土。当地的土坯房没有窗户,尽管房顶上垂下两盏白炽灯,仍难以照亮整个房间。

  地面上的火塘里,烧着几块木柴,既用来取暖,也可架锅煮饭。当地政府免费提供了彩条布,覆在屋顶和墙面上挡风御寒。尽管如此,这个季节在屋里穿着棉衣仍感觉到寒气袭人。

  习近平总书记关切地掀开床褥、摸摸被子,看看够不够厚实。抬头看见挂在房梁上的腊肉,询问家里的吃穿怎么样。

  吉好也求给总书记算起了自家的收入账:这几年,享受精准扶贫政策,他用村里无息的产业周转金,购买了2头品种优良的西门塔尔牛、1头能繁母猪,还种植了马铃薯和花椒,加上自己到西藏昌都做架线工,去年全家人均收入4300多元。

  “今年,村子要易地搬迁,自己出1万元,就能住上100平方米的新房。我们很快就可以脱贫了。”吉好也求的话里充满了希望。

  得知吉好也求10岁的女儿吉好有果喜欢唱歌,习近平总书记问她:“要不要唱一首啊?”小姑娘爽快地回答:“要!”话音刚落就唱起在学校学的《国旗国旗真美丽》。

  “国旗国旗真美丽,金星金星照大地,我愿变朵小红云,飞上蓝天亲亲您。”纯真的歌声打动了在场的人们。习近平总书记带头鼓掌,称赞她唱得好,发音很准。

  习近平总书记对吉好也求一家人说,我一直牵挂着彝族群众,看着你们生活一天一天好起来,很高兴,希望孩子们都能过上幸福生活。

  “来,给我们照张相。”临别时,习近平总书记主动提出同吉好也求一家人合影留念,并嘱咐工作人员,一定要记得把照片送给他们。

  “让人民群众脱贫致富是共产党人始终不渝的奋斗目标”

  丰沛的水电、风电、太阳能资源,优良的种植养殖条件,独具特色的旅游文化……凉山,自然条件得天独厚,本该是一片富饶之地。

  为什么这里的彝族群众生活仍旧贫困?这里的脱贫工作该如何精准施策?

  习近平总书记一路走一路看,向当地干部群众问需问计。

  上世纪50年代,凉山州实行民主改革,世居在这里的彝族群众,从奴隶社会一步跨入社会主义社会,成为“直过民族”。

  住房、道路、产业等看得见的贫困,与思想观念、内生动力等看不见的贫困,交织叠加,相互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