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税延养老险试点进入实操合一亚洲说阶段能给参保者带多大利好?

原标题:税延养老险试点进入实操阶段 能给参保者带多大利好?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税延养老险试点进入实操阶段 月入2万元就业者一年可减税3000元

  文章导读: 在领取环节,个人领取商业养老金收入时,按照“其他所得”计税,对其中25%的部分予以免税,其余75%部分减按10%的比例税率计算个人所得税,最后纳税人的实际税负仅为7.5%,大大低于该项目所对应的20%法定税率。

  财政部等部门日前发布《关于开展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的通知》,自5月1日起,在上海市、福建省(含厦门市)和苏州工业园区实施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下称“税延养老险”)试点,试点期限暂定一年。

  5月7日,根据上述通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会同相关部门,制定并发布了养老险产品开发指引。保险公司可以按照指引要求和有关保险产品监管规定,开发设计税延养老险产品,获批后再上市销售。这意味着,各界翘首以盼的税延养老险“十年磨一剑”,终于进入了实操阶段。

  作为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推进多层次养老险体系建设的重要举措,税延养老险试点落地,将对中国养老保险体系“第三支柱”个人商业保险进行有益探索。

  为何选择这三个地区试点?

  税延养老险是一项惠民政策,居民投保税延养老险时,所缴纳保险费允许税前列支,退休后领取养老金时再缴纳个税。

  根据试点通知,个人缴纳保险费的税前扣除标准,上限按月收入的6%计算,最高不超过1000元。对于个体工商户业主、个人独资企业投资者、合伙企业自然人合伙人和承包承租经营者,税前可扣除部分按当年应税收入的6%计算,最高不超过12000元。

  对于个人来说,这项政策不仅可以减轻当期税收负担,而且可以提高未来养老保障。对于保险行业来说,也迎来了商业养老保险发展的崭新机遇期。

  目前,我国已经初步形成“三支柱”养老保障体系,“第一支柱”是由国家统筹、保障城乡居民基本养老的基本养老保险;“第二支柱”是由企业和个人共同投保、共同负担的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第三支柱”则是主要由个人负担的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和商业养老保险。

  目前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费占比达90%,第二、第三支柱保费占比合计10%,相对非常薄弱。随着老年人口持续增长,“第一支柱”所承载的支出压力格外沉重,并且,“第一支柱”是政府兜底的基本养老保险,其保障水平跟退休前的工资收入相比有较大落差。

  近年来,人们对购买各种商业养老保险,增加养老储备的认知度越来越高。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此前发布的《2017年中国大中城市职工养老储备指数报告》显示,如果国家推出具有税收优惠的商业养老保险,36个大中城市有购买意愿的职工人数比例将达到57.8%,超过半数。

  那么,税延养老险试点为何首先选择在上海市、福建省(含厦门市)和苏州工业园区实施?

  事实上,推出税延养老险,已经在业界论证了10年之久,连续多年成为全国两会热点话题,也多次出现在官方文件中,但是由于牵涉部门众多,始终“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人口老龄化严重、金融保险活动创新活跃的上海,是最早提出税延养老险概念的地区之一,早在2008 年就开始相关论证。

  苏州工业园区自2014年开始,历时4年,坚持不懈地向上汇报争取,终于获批成为税延养老险政策试点地区。

  苏州工业园区财政局党组书记、局长郭纲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探索建立并完善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多支柱个人养老保险制度体系,是国家深化改革、完善相关制度的重要内容和现实要求。苏州工业园区由中国和新加坡两国合作,是我国中外合作的旗舰项目与成功典范。园区的开放度和市场化程度都比较高。作为国家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窗口和试验田,苏州工业园区做些先行先试的探索责无旁贷,也有利于园区的持续稳定发展。

  数据显示,上海市、苏州市60岁以上人群占总人口的比例分别达31.57%和25.21%,老龄化情况严重。福建省情况相对较好,为13.73%。分析人士认为,先在这三个地方试点,有利于探索后续推广经验。

  税延养老险为何研讨10年才正式推出试点?

  郭纲说,“把好事真正办好,光凭一腔热血是不够的。必须要把具体操作的路径走通,而且做到风险可控。若在条件不够成熟的情况下,急于推出试点政策,难以实现政策效果的最大化,甚至可能出现事与愿违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