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技能在手饭碗不愁(民合一亚洲报生调查·补齐民生短板①)

核心阅读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提高就业质量和人民收入水平。在劳务输出大省,许多家庭、特别是贫困家庭必须依靠劳动力外出务工,以增加收入、摆脱贫困。如何为这些进城务工人员提供更多更好的就业机会?如何让贫困群众也能体面打工、增收奔小康?

甘肃打出组合拳:政府来帮扶,精准识别贫困劳动力就业失业总体状况;抓技能培训,实施普惠性职业技能培训计划;订单式培训,引导就地就近就业,实现“凤还巢”。

村里人都知道,王永红最近找了个“体面”的工作。

从22岁离开家乡甘肃省定西市岷县大龙村,他已外出打工10余年了。其间,他捡过棉花、修过水渠,许多地方的建筑工地都曾留下他的身影。如今,在福建省福清市的一家服装染织公司的化验室里,王永红再也不必奔波劳碌,每月5000元的工资,食宿全包,还有涨薪空间。

记者走访时发现,和王永红一样,赚钱糊口已不再是农民工进城务工的唯一目标。特别是对新一代农民工而言,他们关心的不仅是薪酬,生活保障、子女教育、工作量是否超负荷等因素也会影响他们的就业选择。

政府帮忙,春风送岗

从甘肃到福建,相隔数千公里,王永红是怎么找到这份工作的?

“上半年村干部给我打电话,说有工作机会,要求是熟练工。”王永红说,起初觉得福建太远,后来听说待遇挺好,就决定来看看。

“没想到政府组织了接送,发放了交通补贴。同去的工友没带被褥,当地企业还给了生活补贴,住宿吃饭都不用发愁。”王永红说,这与以往外出务工的经历大不相同。

“不管打工多不容易,收入总比在家种地强。”在王永红看来,家里的几亩薄田,一年熬到头最多也只有两三千元的收入,“出去打工,一个月就能赚得比这多!”有这种体会的,不止他一人,11月初正值农闲时间,村头巷尾很难找到几个年轻人,一打听,基本都外出务工了。

甘肃省人社厅数据显示,2016年,该省共输转城乡富余劳动力527.4万人,其中输转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66.79万人。今年截至9月底,已输转城乡富余劳动力528.3万人,创劳务收入904.6亿元(人均劳务收入约1.7万元),比去年同期增长6.1%。全省各市州劳务办从同级扶贫办摸底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有255.9万人,其中有输转意愿的贫困劳动力为65.2万人,已完成输转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63.4万人。

“就业一人,脱贫一户。”今年“春风行动”期间,甘肃各地共举办“春风送岗位专场招聘会”537次,免费为67万名农村劳动力提供职业介绍,为13万人开展职业技能培训,促进转移就业153万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17万人。

政府要帮忙,精准识别也是关键。2016年底,甘肃省劳务办在全省75个贫困县建立了150个劳务输转国家级和省级监测点,定期分析贫困劳动力就业失业总体状况,评估各项就业服务举措、职业技能培训项目和就业扶持政策效果,及时发现和解决问题。据了解,目前甘肃正在抓紧组织各级劳务机构建立本级“农村贫困劳动力就业信息平台”,实现对农村贫困劳动力就业全程精准动态管理。

王永红的工作,则得益于此次东西部扶贫协作。“今年2月,福建福州同甘肃定西签订了《东西部扶贫协作框架协议》,两地人社部门按照强化劳务对接的要求,围绕精准对接、稳定就业的目标,组织定西市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转移输出。”定西市人社局局长王瑞军介绍,截至目前,人社部门已组织劳务输转近2000人。

提升技能,就业无忧

天水市清水镇一个农家小院里,记者见到了17岁的李芳芳,穿着10厘米高的黑色高跟鞋的她,坐在堆满化肥袋子的房间里,拘谨地告诉记者,自己刚从西安打工回来。

“当初在人才市场和职业介绍所转了好久,发现可选择的工作范围很窄,即便是到超市做收银都需要有职业资格证明。”李芳芳告诉记者,去年初中毕业后,她本想着不给家里添负担,就托亲戚带着自己出去打工。到大城市后才发现,如果没有“一技之长”,找工作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最后在朋友的介绍下,李芳芳来到一家化妆品店做导购,每月3000多元,刚够各种生活开销。听说身边的朋友经过培训,从电焊工晋升为模具技工,月收入增加了2000元左右。李芳芳思考半天,还是决定回家报个脱产职业技能培训班,等来年开春再出去闯荡。

在兰州市的多家人才市场,记者发现,不设门槛或门槛较低的岗位,薪酬待遇会相对差一些。而像机床操作工、电焊工、电工等对工作经验、资格证明等作出严格规定的,薪酬、保险福利等待遇都明显更好。